驭鬼邪后

第1章 ,七月半诞生的女婴。

街上一片萧条,几乎没见什么人,平时热闹的街市异常冷清。

    农历七月十五,鬼门开的这一天晚上,为了避邪,人们都在家里待着,闭门不出。

    天上的月亮今日格外圆润清亮,周边的浮云却是少见的诡异的红色.....

    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盛京的一户富贵人家,家主的妾室半夜突然感觉怀胎刚满十月的肚子剧烈疼痛,痛呼了起来,惊醒了这个大宅里的人们,灯火不一会纷纷通明。

    那妾室的丫头不顾忌讳,直接推开家主与大夫人休息的寝室,跪倒在地,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只见那丫头紧紧的咬着牙,颤抖着身子,战战兢兢的喊道:“老爷,大夫人,我家夫人她......她快生了,好多血......快救救她吧。”

    闻言,家主与其夫人漠然对视了一眼,半响,穿戴好衣物后,吩咐下去找来了府里的产婆,家主云老爷皱起了眉头,暗道晦气,一向了解其丈夫的云夫人,立马站起身子悄然吩咐了产婆,语气冷漠暗藏锋利:“此子不能留!”

    闻言,产婆大惊,这大富人家当真是残忍,一想到今个儿那日子,暗自叹了口气,此子在今天这个日子降生当真是不幸,就算活下来将来的日子也可想而知,默默的退下,她带着一群丫头小跑至那有些偏僻的别院。

    今日的风,不知道为何冷的刺骨,刮得人皮肤似有些生疼。

    推开房门,一股浓烈的血腥之气迎面袭来,让人有些无法呼吸,屋里虽是点了蜡烛,不知为何烛光忽明忽暗,产妇微弱的呻吟着,气息竟是那般虚弱短促,一股压抑的气息蔓延开来。

    接生婆稳了稳心神,走到产妇床边,这时候才看清,产妇的眼睛紧闭,肚子大的吓人,里面的婴孩竟然快速的蠕动,母体因太过瘦弱,竟给人一种孩子要破肚而出的错觉。

    接生经验十分丰富的产婆也是头一次看到这种情形,脚步差点不稳跌坐在地,这场景实在诡异的很。

    就在这时,产妇紧闭的双眼突然圆睁,满脸狰狞之色,惨叫一声,似闷锤敲在众人的心上。

    回过神的产婆忙擦了擦汗,赶忙来到产妇双腿之间,发现其子已经半个脑袋探出,血流的似小河,经验丰富的她明白产妇此时的生命十分的危险,这情形是血崩之症!

    来不及想其他,她似乎忘记了大夫人的吩咐,这孩子似有一股魔力,让人不由自主的想把它迎接到这世间来,即使万劫不复......

    一声婴儿的啼哭清澈响亮的贯彻整个府邸,还在寝室里的云老爷和其夫人满怀心事的喝着茶,这声音一响起,两人诧异的站起身子,脚步异常沉重的走到那妾室的屋门外,等待接生产婆的到来。

    尤其是大夫人,眼里的阴云似夜空一样漆黑,愤怒的神色似要把周遭的一切吞噬......

    屋里似有哭泣的声音传出,不一会,屋门打开的时候,产婆用布抱着婴儿,不敢多看,神色苍白慌张,来到两人面前跪下后,低着头,高举婴孩,强装镇定的报喜道:“大老爷,大夫人,是个女娇娃。”

    “抬起头来。”大夫人冰冷的语气夹着愤怒,不待产婆抬头,云老爷的脚瞬间踹过去,不顾在产婆手上的孩子。

    倒地的产婆忙用身子护着孩子,痛呼道:“老爷,大夫人,林夫人已经去世,她用命换来的这个孩子呀。”

    话音刚落,周边的温度仿佛下降了好几度,这时,孩子哭了,声音柔软又令人生怜,突然,刮起了一阵邪风,裹着孩子的布突然掀起,似已故之人流连于世,只为再看一眼那可怜的孩子。

    呜呜的风声似女人的在细碎的说话声......

    此刻云老爷才看清那孩子,月光下,只见女婴通体雪白,那胜雪的肤色似闪着荧光,那还未张开眼眸的圆脸竟是那般的可人,竟让人移不开目光。

    云老爷着了魔似得一步一步接近,从产婆手里接过孩子,顿时一股父爱之色在脸上呈现。

    但,当女婴睁开双眼时,他惊呼一声把孩子丢在地上,闷物坠地的声音在这诡异寂静的夜里十分明显。

    孩子停止了哭声,落地的时候,整个身子都暴露在冰凉的空气中,一双眼睛竟是绿色和黑色的奇异结合似通灵性,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差别。

    但是在月光下,却是十分明显,这孩子,天生异瞳,不似常人,非妖既魔,真真留不得。

    那一瞬间,云老爷心里那刚显露出来的父爱被一股寒流冲得干干净净。

    是的,他害怕,他害怕这孩子之后带来的一切影响,他怕流言蜚语给这个家族带来灭顶之灾。

    大夫人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她按耐住恐惧不已的内心,唤来两个魁梧的家仆,拾起该女婴,丢到后山。

    今后这婴儿是死是活,听天由命,只怪她不仅生错了时候,克死了母亲,还异于常人,不祥,当真是不祥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