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位

第1章 传承

“花枝缺处青楼开,艳歌一曲酒一杯。

    美人劝我急行乐,自古朱颜不再来。

    君不见外州客,长安道,一回来,一回老。”

    古都长安,今之西安,地处关中,北临渭水,南依秦岭,拥有着七千多年文明史、三千多年建城市、一千多年建都史。

    然而多少王朝更迭,千秋风流,都已化作云烟,留下了无数古建筑、老传说,成为后人游览观光的去处。

    骊山脚下,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规模浩大、气势宏伟。

    “不愧是千古一帝啊……”蒙昊感叹着,举目四望,只见骊山山势起伏,层峦叠幛,群峰环抱,犹如巨大的屏风护卫着秦始皇陵。

    这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清明小长假,班上几个同学闲得无聊,在群里面一合计,便决定到西安来玩。

    行程是蒙昊的发小梁义确定的,他提前做了功课,在网上搜集了一大堆的攻略打印出来,第一天坐飞机到西安,先参观秦始皇兵马俑,接着游览大雁塔、小雁塔,晚上住宿华清池,第二天继续游览唐长安城大明宫遗址、汉长安城未央宫遗址、兴教寺塔等。

    蒙昊原本准备回家呆几天,不过得知一直暗恋的女神于晓婧也要去,他便改变了主意,一起去旅游,跟女神接触的机会就多了,说不定能够攻破女神的防线呢。

    “嘶……”蒙昊猛地伸手抚在头顶,脑子里那股眩晕的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

    这已经是蒙昊第三次发晕了,而且比前两次更加厉害。

    之前下飞机的时候,蒙昊就有点发晕的感觉,倒也没有在意。

    刚刚从出租车上下来的时候,他也有点发晕。

    原本以为是晕车的缘故,现在看来不是。

    “不行,我得先吃点东西才行。”蒙昊对几个同学道,或许是因为没有吃早餐有些低血糖的缘故吧。

    旁边就有一旁小吃摊,蒙昊走过去,要了一碗臊子面,三下五除二吃下肚,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感觉好受了许多。

    “没事吧?”梁义拍着他的肩膀问道。

    蒙昊摇了摇头道:“没事,好多了。”

    “第一次坐飞机吧?”一旁的周伟冷笑道,他穿着阿玛尼的休闲装,双手插袋,撇着嘴,一副轻蔑的样子。

    蒙昊冷冷地扫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这确实是他第一次坐飞机。不过他也不会闲得向谁辩解自己并不是晕机。

    周伟家里开着公司,据说其父身家几千万,他自己又有一副好皮囊,身高肤白,是班上女生们公认的高富帅。这家伙平时眼高于顶,根本不把来自小县城的蒙昊放在眼中。

    梁义道:“好了,我们去门口等吧,甘霞她们应该买好门票了。”甘霞是梁义的女朋友,两人刚刚勾搭上,恨不得时时刻刻都粘在一起。

    “哼——”周伟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动作显得潇洒无比。

    几人来到博物馆的门口,等了一会儿,甘霞、于晓婧等四个女生买了门票过来,一行人持票通过检票口,进入了期待已久的秦始皇兵马俑。

    大家都是学生,自然也不愿意多花钱请导游,不过这也不妨碍他们搭便车听听别的旅游团导游的讲解。

    展览馆一共有三个俑坑,成品字形,现在蒙昊他们所处的是一号坑,也是最大的一个俑坑,一共陈列着六千余陶人陶马,排列成环形方阵,井然有序。有手持弓弩类远射兵器的武士俑,有手持长矛、戈戟等长兵器的主攻部队,还有是三十多列驷马战车。

    蒙昊细细地观察着这些兵马俑,时不时地皱起眉头,脑子里不断地传来一阵阵眩晕的感觉,这是怎么啦?

    前方,高富帅周伟正滔滔不绝地给于晓婧讲着什么,于晓婧不时微笑,显得很开心。

    蒙昊心中越发郁闷,看到周伟那一副虚假的优雅,真恨不得冲上前一脚踹翻他。

    “前面就是三号俑坑了,它与一、二号坑是一个整体,据研究是统师三军的指挥部……”前面的导游手中举着一面小旗子,一边给身旁的游客讲解着相关知识。

    梁义伸手碰了碰蒙昊,道:“蒙昊你知道吗?传说这兵马俑还有几个未解之谜呢!”

    “什么未解之谜?”蒙昊皱着眉头问道,脑子里那种眩晕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了。

    “三号俑坑是整个兵马俑的指挥部,但没有统帅俑,也没有战鼓和旗帜。谁是统帅?为什么没有出现?”

    “兵马俑被发现时,一二号俑坑里面有被火烧过的痕迹,很多俑身首异处,而三号坑却没事,是谁干的?”

    “除了这三个俑坑,据说还有第四个俑坑,但是已经被人完全破坏,里面到底有什么?”

    蒙昊看着梁义一副神秘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你不是喜欢看盗墓小说吗?很显然,这都是那些盗墓的人干的!”

    梁义摇了摇头,“没有那么简单,这兵马俑机关重重,不是一般人能够进来的。而且,兵马俑是秦始皇准备死后统帅地府的部队,难道他不会考虑这些问题?不会做相应的防备?据说这里有长生之谜、永生之道……”

    “我看你是着了魔……”蒙昊没好气地道,一脚跨进了三号俑坑的大门,忽然脑子里一阵刺痛传来,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梁义眼疾手快,一把扶住蒙昊,关切地问道:“你怎么啦?”

    蒙昊用手扶着额头,蹙眉道:“头晕。”

    “是不是感冒了?我们赶紧看完,等会出去买点感冒药。”

    蒙昊点了点头,可是他感觉自己不像是感冒头晕。那种眩晕,似乎是脑子里面某一根神经被猛地拨动造成的。

    “大家仔细看,这是将军俑,是秦始皇兵马俑中保存完整的唯一一个将军俑之一。”

    蒙昊走过去细细打量,只见这将军高一米八左右,体格健壮,身材高大,前庭饱满,头戴燕尾长冠,身披战袍,胸前覆有铠甲,脚蹬战靴,手握利剑;神态刚毅自然,沉稳平静,浑身上下有一股身经百战、临危不惧的大将风度。

    “威武、雄壮,不愧是统帅虎狼之师的将军……”蒙昊心中感慨,目光又回到将军俑的脸上,正好与它的双目相对。

    “轰——”脑海之中似乎有响起一阵惊雷,又似乎被人用尖刺一根根拨弄着神经,蒙昊眼前金星乱冒。

    蒙昊眼中的将军俑也变得鲜活起来,仿佛秦时战将跨越了两千多年的时光岁月,径直来到了蒙昊的面前。

    他双目炯炯有神,直视蒙昊的眼睛,直看到了蒙昊的心底。

    蒙昊用力地眨着眼睛,眼前这秦朝将军似曾相识,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无比熟悉,可一时又想不起来了。

    “咚——咚——”

    蒙昊的心脏猛烈跳动,犹如战鼓,声音越来越响,节奏越来越快。

    胸膛里面,像是有铁锤敲击,心脏要从里面跳出来。

    他挂在胸前的龙形玉佩,也变得滚烫起来,好像络铁烧红了一样。

    时光变幻,蒙昊眼前是一片混乱的战场,一个将军手握佩剑,矗立在小山头上,在他身前的山坡上,有数百士兵,或坐或躺,他们大都受了伤,身上血迹斑斑。

    蒙昊的目光,转移到将军的身上,只见他头戴燕尾长冠,身披战袍,手握利剑,神态刚毅,双目炯炯有神。

    蓦然,将军脸上露出笑容,十分灿烂。

    然后,将军一指点在了蒙昊的眉心处,一片红色光芒涌现,将蒙昊包裹起来。

    “观阴阳、察风水、窥天道,方术传承,永生不朽……”

    一阵阵宏大浩荡的声音在蒙昊的耳边响起,回荡在他的心中。

    一段段复杂玄奥的文字汇聚到他的脑海,烙印在他的心灵深处。

    “方术传承?”

    蒙昊头痛欲裂,眼前一阵金星乱冒。

    脑子里忽然被塞进了一篇玄妙的经文,这是秦始皇麾下战将武安侯蒙休毕生的传承。蒙休既是将军,又是方士,他作战勇猛,身负绝顶方术,这才被秦始皇选中制成兵马俑,意图死后也能够带领麾下将士一统地府。

    方士,秦时从事医、卜、星、相等职业的人,擅长看相算命、风水堪舆、祭拜鬼神、炼丹长生,也称法术之士。

    蒙昊获得的方术传承,包罗万象,有天文、医学、占卜、相术、命相、遁甲、堪舆、炼丹、长生等等。

    “蒙昊……蒙昊……”

    急切的呼唤声传来,蒙昊渐渐地回过神,发现自己躺在地上,梁义正在用手使劲地按着自己的胸膛。

    看到蒙昊醒来,梁义如释重负,高兴地道:“蒙昊,你怎么啦,怎么忽然晕倒了?”

    “弱不禁风,营养不良吧?”周伟自语道,双手环抱在胸前。

    于晓婧站在周伟的身边,微撇着嘴,看蒙昊的神情带着一丝淡淡的厌恶。

    蒙昊用力摇了摇脑袋,那种眩晕的感觉没有了。

    脑海之中,那篇方术传承深深地烙印着,蕴含着庞大的信息,深奥玄妙。

    蒙昊虽然急切地想静下来研究一番刚刚得到的方术传承,但为了不拖大家的后腿,他站起身来,脸露笑容道:“我没事,估计是感冒了。走吧,我们继续。”

    “我们还是去宾馆吧,让蒙昊休息一下。”甘霞挽着梁义的手臂,担心地道,“反正这里面也差不多走完了,没什么好看的。”

    “咦,这俑怎么啦?”

    “将军俑破了……”

    周围游客忽然发出一阵惊呼。

    蒙昊转头看去,只见玻璃罩后面的将军俑身上,一条条裂痕迅速地蔓延,沙土飒飒地飘落,整个陶俑似乎风化一般。

    .

    新书《不朽方士》已经上传,请支持。

    .

    观阴阳、察风水、窥天道,方术传承,永生不朽……

    方士,从事医、卜、星、相等职业的人,擅长看相算命、风水堪舆、遁甲阵法、祭拜鬼神、炼丹长生,也称法术之士。

    方士分三阶,天地人;每阶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人阶,掌握与人相关的方术,如看相摸骨、医病、炼丹、镇鬼、招魂等。

    地阶,掌握与地有关的方术,如风水、冲煞、龙脉、遁甲、堪舆等。

    天阶,掌握与天或者天道有关的方术,如占卜、命运、神通、长生等。

    千年棋局觅长生,几世轮回成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