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续寒江

第1章 车祸

S市市级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室外面的走廊上,一位身着粉色套裙的女子蜷缩在椅子上,脸埋在双手间,身子不停地哆嗦着。虽然看不见她的容貌,但从她的衣着,体态,和那一头浓密轻柔如丝绸般乌黑发亮的头发,以及那双如青葱般嫩白的手指可以判断出这是一位出自富贵体面人家的妙龄女孩。

    紧挨着她身旁的是一位三十出头的男子。这男子相貌还算得上英俊,浓浓的剑眉,眼睛不大但很有神采,鼻直口阔,上嘴唇和络腮上蓄着短短的胡子,看上去挺有男人味道。此时他见女孩紧张难过的模样便抚肩安慰她:“小雪,别太担心了,你哥哥会没事的。”

    那女孩茫然抬起头。这是个长相甜美的女孩,螓首蛾眉,肤如凝脂,清新脱俗。只是她现在眼眶里都是泪水,目光木然,大脑已经不能思考。男子替她擦去眼泪,但她的眼眶像是决堤的大坝,大颗大颗的泪珠啪嗒啪嗒不断落下。

    泪水已经模糊了她的视线,她完全看不到眼前男子脸上的淤青和嘴角的血迹,脑子中仅有的画面是半小时之前那可怕的一幕:

    咖啡店门口,她气呼呼甩掉他的手直冲向马路对面。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简直就是疯子,不可理喻,她唯一想的就是赶紧离开他。她知道他跟了过来,听到他在她背后急切的叫她让她停下,但她全然不顾这些,反而赌气加快了步伐。她想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对他的抗拒和极度不满。马路上车来人往如她的思绪一样纷杂混乱。突然她听到一阵急促的汽车喇叭鸣叫声,几乎与此同时她听到他的一声疾呼“小心”。她回头一看车子已离她只有不到两米的距离,心中大惊,不知要后退还是前进。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只觉有人用力把她推了出去,她一个踉跄摔倒在人行道上。她只听得车子刺耳的急刹声,慌的回头一看,他的身体已经腾空飞起至前车挡风玻璃处,然后又被巨大的惯性重重地抛向了不远处的车道上,他的头着地时像是砸到了什么硬物,鲜血顿时流了出来。。。他的目光无力地望向她。

    她惊愕地瞪大眼睛,犹如五雷轰顶,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四周已经一片哗然。

    “小雪”,一位衣着入时的妇人脸色焦急,匆匆赶来,把韩雪的思绪拉回急诊室。

    “你哥哥他怎么样了?怎么会这样啊?”妇人劈头盖脸地问,看着哭成泪人已不能言语的韩雪,又急又气,跺着脚大声道:“你哭什么呀,我问你他怎么样了,你倒是说话啊!”

    旁边的男子见状急忙说道:“阿姨,您先别着急,医生正在抢救呢。”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妇人焦虑不安的来回走动着,口中念念有词:“菩萨保佑峰儿一定不要有事!菩萨保佑。。。”

    这时,急诊室里走出来一位医生,等在外面的三个人赶忙围了上去。

    “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

    “情况危急,需要马上输血,你们谁是直系亲属,赶紧跟我去验血”。医生倒是不废话。

    韩雪急忙说道:“医生抽我的血吧,我是他妹妹。”

    “他的血是罕见的熊猫血,你的血不一定配型,家属都跟我来吧。”医生说着,在前头带路。

    一位中年男人这时也匆匆赶来,妇人一把抓住他:“什么都别问了先去验血,峰儿失血过多要输血。”

    验血结果很快就出来了,韩雪的爸爸韩文正同韩峰的血型是一样的,都是Rh阴性A型血,韩文正马上被推进急症室。

    谢天谢地,焦急等在急症室外的韩雪心里默念着,幸好原本今天要出差的爸爸推迟了行程,要不然今天要怎么办啊,看来哥哥是吉人自有天相。

    “现在初步情况是这样的,患者现在还在昏迷中,但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他大脑失血过多,应是脑部震荡导致颅内压增高,所幸脑部目前没有发现淤血,右手臂和右大腿断骨,需要用钢板接骨。你们也不用太担心,我们会尽全力医治的。”主治医生把母女俩叫到办公室,阐述病情。

    “那我儿子会有什么后遗症吗?接骨成功率是多少?要多久可以恢复?”韩太太焦急地问。

    “后遗症,这个目前还不好说。接骨成功率是很大的,一般2到3个月便可恢复,因人而宜。我看他身强体壮的,应该愈合很快。如果不出什么意外输了血最晚明天早上就应该能醒过来了。不过今天晚上我们要密切观察他。”

    急诊室外走廊上,韩太太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喂,是林院长吗?。。。是我,梅香啊。。。老同学,我家出事了,要请你出面帮忙啊。。。是我家小子,今天遭遇车祸。。。现就在你们医院急诊室呢。。。哦,好,好,我们见面聊。”挂断电话,韩太太无力地坐了下来,目光转向到现在为止还没跟她说过话的韩雪。刚要发话突然注意到她身边的年轻人,开口问道:“你是?”

    “哦,我是韩雪的同事,嗯,朋友,我叫于思斐,梅总叫我小于就好了。”

    “同事,这么说你在韩氏集团工作?难怪看你有些面熟。”梅香是韩氏集团的第二把手,平日里忙于工作,手下员工几千,自然对他没有什么印象,随便敷衍了一句。

    “梅总好记性啊!。。。我之前在韩氏集团工作过几个月,不过后来。。。”看着韩雪使过来的眼神,于思斐欲言又止。

    梅香此时自然没有心情多问什么,但她突然看到他脸上的伤,不由微微一怔:“你脸上的伤,这是?”

    “哦,我今天早上不小心跌了一跤,让您见笑了。”于思斐脸上挤出一丝笑意。

    “那你赶紧去护士那里包扎下吧,也谢谢你在这里陪我家小雪,辛苦你了。”于思斐听出这是逐客令,关切地看了看韩雪,低声道:“我走了,你别难过了,他不会有事的。”而后对梅香客气地说了句:“那我先走了,梅总放心吧,韩经理会好起来的。”

    “车祸时你是不是在现场?”于思斐走后,梅香又憋不住问韩雪,语气有些生硬和埋怨。

    或许是主治医生的话起到了安慰的作用,韩雪此时已经不再颤抖,但听到妈妈严厉的质问声,心又一下子被揪了起来。她点点头,眼眶又开始发红:“哥哥是为了救我才遭车祸的,躺在这里的应该是我。”

    果然是这样。其实在来的路上梅香已猜出八九分,看着一脸悲伤的女儿也不忍再责怪她。

    “于思斐?这个名字好熟。。。”梅香暗自思忖着,看了一眼女儿问:“他脸上的伤是不是被你哥哥打的?”

    韩雪默默点点头:“我和于思斐在咖啡馆外面喝咖啡,哥哥他冲过来二话不说就拉我走,于思斐想拦他,结果就被哥哥打了。我当时很生气,什么也没想就往马路上走去,哥哥在后面叫我,我都没有理他,我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韩雪的眼眶又湿润了。

    “冤孽啊!”梅香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韩雪更是内疚万分,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妈妈,对不起,我不该耍脾气,不该任性不理哥哥,是我害了哥哥。”

    梅香替她擦去眼泪,安慰她道:“好了,别哭了,这也不能全怪你。你哥哥他,脾气倔,你以后多让着他一点。”

    “嗯。”韩雪听话的点点头。以后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他不喜欢于思斐,大不了自己不再和他来往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