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科女医生

第001章初入男科门,节操是路人

上午九点。

    中心医院的大厅里。

    负责点名的小哥面无表情地抬起头:“连梦露。”

    这三个字刚说出来,旁边人的视线唰唰唰地都落在了旁边肤白貌美,身材高挑,打扮入时的美女身上。

    美女奇怪地环顾着四周,接着嫌弃地哼了一声,不屑地解释道:“你们看我干嘛?虽然我长的漂亮,但是我的名字没那么俗!”

    “首先这个名字并不俗,其次我们觉得只有你能够配得上这个名字。”

    “是啊是啊,你长得这么漂亮……”

    “……”

    排成一排的小青年连忙凑到美女的面前,争相拍着美女的马屁。

    站在队伍最右边,个子不高,长相普通,打扮的看不出来性别的妹子嘴角抽搐着举起自己的手:“到。”

    啥?

    小青年们听到这个字的瞬间都懵了!

    她居然叫连梦露?

    他们看看美貌如花的女人,再看看名字叫连梦露,实际上长相跟玛丽莲梦露天差地别的女人,无声地咽了咽口水。

    他们以前总以为某宝上面的买家秀是别人故意搞笑的。

    现在看来,好像也不完全是。

    连梦露抬头挺胸。

    跟美完全不沾边的她,认清楚自己长相是哪个档次的那一瞬间,就已经做好了承受大家疑惑眼神的准备。

    小哥自上而下地打量了连梦露一眼,若有所思地说:“你这个人非常的不实在啊。”

    长的一般般,还偏偏要取这个名字。

    “……”连梦露真心觉得不实在这个罪名加在她的身上太牵强了。

    毕竟长相和名字都是爹妈给的。

    不过,她虽然也觉得她的脸跟名字严重不搭,可别人质疑她的时候,她还是要为自己解释一下下的:“那是因为你没有看到我实在的时候。”

    小哥好笑地在她的名字旁边画了个勾:“挂羊头卖狗肉,属于欺骗你知道吗?”

    “但是没吃之前,你怎么知道卖的是羊肉还是狗肉呢?”连梦露反问。

    点名小哥唇角微微上翘,他没有打算在继续这个话题,反倒是突然地开始自我介绍了:“忘了告诉你们,我是男科的小组长,名字叫白全书,这次过来就是带几个实习生去男科的。”

    他用手中的笔指向连梦露:“而你,就是第一个加入我们男科的。”

    连梦露满脑袋的问号。

    男科?

    他确定没有搞错吗?

    她可是个青春期的小姑娘,现在还没跟男人谈过恋爱亲过小嘴,他居然要把自己分到男科里面?

    这她以后还怎么找男朋友啊?

    连梦露深深地觉得,如果她真的被白全书忽悠进男科了,她将来非常有可能单身一辈子……

    因为见的多了就会冷淡!

    为了避免这么悲惨的情况发生,她待会儿绝对会抗议,直到白全书答应她换科室!

    “开奖,吴瑞雪,连梦露,你们三个人跟我走。”白全书念出这三个人的名字后便收起了脸上的笑意,严肃起来的他随意地瞄了那三个人一眼,竟无端地让被他看着的人脊背发凉。

    白全书一改之前的和蔼,淡淡地说:“你们现在有机会说出你们的想法,想去,或者是不想去。”

    连梦露连忙举起自己的手:“我是一百个不想去男科!”

    开始被别人误会成连梦露的女神瞥了白全书一眼:“你觉得我会愿意去?”

    她长的这么漂亮,去男科不等于是羊入虎口吗?

    三人之中,唯一的一个男生弱弱地说:“我觉得我应该去妇科。”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我首先回答开奖的问题。”白全书咳嗽两声,清冷的嗓音带着禁欲的诱惑:“你会说出这样的话,只不过是因为你没有在妇科待过。”

    开奖茫然地问:“在妇科待过之后,我就愿意留在男科了?”

    “不,那时你会更加不愿意到男科来的。”白全书见开奖满脸的向往,毫不留情地说:“所以我才不给你去妇科的机会。”

    开奖:“这不是坑人吗?”

    白全书不笑的时候,看起来非常的冷漠,像是不把所有的事放在心上一般高傲,他看别人的时候,眼睛都是微微地眯着,高高在上的姿态向这些新来的医生彰显出他们之间不可跨越的地位。

    他是组长,而这些人只能是他手底下的小跟班。

    白全书竖起一根手指,示意开奖闭嘴。

    坑人又怎么了?

    他喜欢坑人,那作为他的下属,他们当然要学者享受被坑!

    开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平时胆子也挺大,可是对上白全书眼神的瞬间,却蔫了。

    白全书冷淡地说:“吴瑞雪,对吧?”

    美女不情愿地点点头。

    白全书漠然地说:“你要是敢离开男科,那你这次的实习生涯绝对超不过一周。”

    “你!”吴瑞雪没好气地开口:“你是不是知道我跟父母打赌了?”

    前段时间她跟父母吵架,父母一气之下决定断了她的生活费,还说要是这次连实习期都过不了,便会果断地断绝她的所有经济援助!

    白全书点点头:“当然,最后一个连梦露。”

    “我要转科室。”连梦露盯着那一双都快冒出冰渣的双眼,以坚决的,不容动摇的语气开口说:“现在、立刻、马上!”

    “你男神是哪位来着?”白全书用手中的笔,轻轻地敲了几下面前的单子:“是叫熊齐对吧?”

    他怎么知道她男神是谁?

    连梦露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白全书仍旧是没有任何的表情:“他过段时间要到男科来看病,到时候你想让他做什么,他都得听你的。”

    那冷冰冰的声音,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让连梦露的心莫名地一阵颤动。

    想干什么都可以……

    也就是说,她只要说脱,那在聚光灯下无比闪耀的男人就会麻溜地脱光身上的衣服……

    连梦露不禁有些痴了。

    白全书无声地用口型吐出两个字:“白痴。”

    他本来以为这三个人里面,连梦露是最难搞定的,哪儿想到他们三个的杀伤力都这么弱,前面两个人听到她说的话之后乖乖地闭上了嘴,最后一个还在花痴的幻想中。

    “哎,你们男科的人招的怎么样了?”身穿白大褂有妇科男神之称的南申过来,胳膊就搭在白全书的肩膀上。

    妇科招人向来都比男科简单很多,所以每年招新人的时候,他都会果断地过来显摆。

    白全书嫌弃地拉开南申的手:“你以为在我们男科工作的小同志,都像你们妇科的男人一样厚脸皮?”

    “你这话说的我就不乐意了吧。”南申不满地说:“什么叫我们妇科的人脸皮厚?”

    白全书冷冷地说:“别以为我不知道去你们妇科的那些小伙儿都是奔着什么去的。”

    实习生们过来实习的目的,早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南申凑到白全书的耳边小声地说:“如果真是按照这个来的话,那我就要离你远一点喽。”

    白全书毫不留情地用手中的硬板子,对准南申的头就是一下:“我眼睛还不瞎。”

    “我好像是咱们系公认的男神……”南申不怀好意地说。

    白全书理所当然地反驳:“你都厚着脸皮叫南申了,别人要是在喊我男神的话,那不就弄混了?”

    其实中心医院里面的小鲜肉南申一共有两个,一个是男科的冷面阎罗的白全书,另外一个是妇科的笑面狐狸。

    前者除了在看实习生第一眼的时候,会露出个笑容降低大家的警惕之外,一般时间都不笑,虽然时常冷脸,但工作态度却非常的认真,外加长得帅气,就被男科的护士们称呼为男科的男神。

    后者无论什么时候都是笑眯眯的,就好像那张脸上永远不会露出笑之外的表情,妇科的人为了看看他到底是不是只会微笑,就故意在他的面前做了一个试验。先是在他的面前说你老婆生了,他笑着解释我没有老婆,接着又有人跟他说你老婆难产了,没有老婆的南申果断地笑着说了一句让这些人再也不敢在他的面前乱说的话。

    他说的是:“手术刀在我的手上,你们确定还要乱说吗?”

    两个人一冷一热,帅气程度不相伯仲,各自在专业领域也都颇有造诣,但最终南申还是因为名字的优势摘取了男神称号的桂冠,当然这也成了白全书听南申显摆就损的一大特点。

    “这人啊,就是该对自己有自信。”南申乐呵呵地说。

    白全书神定气闲地反驳:“但是你总把握不好自信和自恋的度。”

    南申嘴炮打不过白全书,扫了一眼白全书选中的人,看到熟悉的身影就打算撬墙角:“连梦露小师妹?”

    “师兄,是你啊?”连梦露辛辛苦苦地躲在吴瑞雪的身后,哪儿想到居然还是被南申看出来了。

    南申是她同一个学校的师哥,长得帅气人又有能力,是学校不少妹子心中的梦中情人。当然她也不例外,只不过她没有想到的是她居然会在男科实习生的队伍里面跟妇科的南申遥遥相望……

    该死的!

    要是让人知道她在男科工作,那她以后到底还要不要结婚嫁人谈男朋友了?

    南申朝着正用眼刀割他的白全书抛了一个媚眼:“我看你好像不想在男科工作了?”

    “不在新人面前爆你黑料,让你被处分,你就不开心是吗?”白全书轻飘飘地说。

    南申果断地收拾东西走人,走之前还不忘说一句:“你看你这人怎么就这么小气?让我小师妹到妇科来的话,说不定她更愿意留在男科。”

    这种情况基本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才要努力地留住每一个来到男科实习的人。

    白全书冷冰冰的视线落在连梦露举起的手上。

    “师哥,你别走,我想跟你去妇科……”连梦露手指颤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