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荒劫

第0001章 丢卒保车,抗威压

一座极高的建筑上,两名男子并排而立,他们双手负于身后,目视前方眺望着远处。

    “主任,他可是昔日的神之宠儿,难道就不能网开一面吗?”

    “没有利用价值了,资质耗尽,虽然现在远超同龄人,但是成为圣子没有可能了,几年来寸步未进,鸡肋一块。”

    “可是当初,他是最有希望成为圣子的人,现在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再等等,说不定会。。”

    “好了,这件事是几名院长决定的,你去主持一下便罢,和我多说也是无用。”

    话落,一名老者转身消失不见身影,原地留下灵力阵阵荡漾。

    俯视下方密集人群,高处男子眉头紧锁,他体若蛮熊,手比蒲扇,浑身肌肉高高隆起,若给其评价,定是野蛮人!

    “天玄,你是这几年来,我带过最优秀的一个,我相信你一定会能获圣子之名!”

    为圣子,可成真神!

    世间人神可见,真神难寻,欲成圣子,如走逆天之路!

    圣子,无数少年梦寐以求的荣耀,但是几人能获此殊荣,荒古至今皆是如同凤毛麟角,万里难寻其一!

    “昔日的神之宠儿,最有可能成为圣子的人物,即使四年寸步不前,但依然不是常人能比!”

    高处男子,一脸骄傲的看向远处的高台。

    此时高台上,一道身影安静的盘坐,双手紧扣于胸前,双目微垂,仿佛进入灵某种修炼状态。

    这道身影少年模样,一身白色长袍,一张略显稚嫩的脸颊有些消瘦,咋眼看去,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天玄你个痴儿,终究是来了。”脚掌猛然跺地,澎湃的灵力蜂拥而出,男子自高处化作一到流光向着高台急速而去。

    。

    高台上,少年闭目而坐,呼吸均匀身上上下淡淡光华闪烁不定。

    台下,数百名学服少年,皆是瞪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盘坐之人!

    “他就是神之宠儿天玄吗?好帅啊!”

    “今天是他和夏侯言学长的三招之约,听说可能会出人命,学院不管吗?!”

    “嘘!管什么管,听说这都是学院安排的呢!”

    “可是听说,夏侯言学长都逆天境了,而天玄学长还是脱胎之境,还比什么比啊”

    人族大陆,训练体系大致分为,灵初境,灵泉境,辟海境,融合境,脱胎境,换骨境,圣人境,逆天境,改命境,轮回境,伪神境,人神境!

    台下众人注视着台上少年,不由升起怜悯之心。

    脱胎境与逆天境足足相差三个等级,灵修间相差一个等级都如同鸿沟,现在足足差上三个等级,还比个毛线?

    这时,台上少年忽然一动,接着淡淡开口,道:“夏侯言,既然来了,就快些上来吧,畏畏缩缩像个丧家之犬。”

    少年双手支地,站立起来,双眼微垂,恍入天人之境!

    “天玄,趁着大好清晨,不多吸几口新鲜空气,如今在这里乱叫,难道你着急寻死了?”话落,一人自远处快步而来,他双目冷光弥漫,恍如于身前人有不世之仇。

    少年张开双眼,淡淡的看向逐渐逼近的身影,他双眼中如同一潭死水,无波无澜。

    “我无空闲与你闲谈,三招之约,若是我死,两年内你不许找梦瑶的麻烦,若我不死,则期限延长一年!”

    几个呼吸间,远处身影出现在高台之上!

    随着两人径直而立,场上的气氛愈来愈紧张,台下喧哗声也是渐渐减小,随即一道道视线,紧紧地盯着台上二人。

    “天玄,为别人出头可不是好事,冤有头债有主,你若离去,我绝不为难于你。”

    夏侯言面沉如水,双眼之中闪烁着阵阵寒芒,紧捂的双拳上青筋跳跳突起,显然已经怒到了极点。

    天玄站在夏侯言身前不远处,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别说三招了,就连一招他也接不小来啊,死亡,几乎是必然的了。

    那怕知道自己凶多吉少,但他并没有胆怯,为了心爱之人,死不足惜!

    迎视着夏侯言的目光,天玄感觉自己好像是被死亡盯上一样,蚀骨的寒意由内心涌来。

    天玄神色微微波动一下,只是那面色,依旧没有什么变化。

    “夏侯战对梦瑶动手动脚,本就该死,杀了他是大快人心之事,你要报仇我接招就是。”

    天玄这时不但没有怯懦,反而咄咄逼人,怒视着夏侯言,丝毫不让。

    熟话说输人不输阵,一瞬间,单是在气势上,天玄追平了夏侯言。

    “天玄你找死,我弟弟就算有万千不对,也容不得你来说,难道就是因为他心热之举,梦瑶那贱人就痛下杀手?”

    这时候夏侯言恨不得将天玄扒皮抽筋,他们夏侯家势力庞大,但是后辈就夏侯言和夏侯战两人。

    如今夏侯战在书院被强杀,夏侯家只剩下了他这一棵独苗。

    而夏侯言独沉迷于修行,对于家族之事根本无心顾忌。

    今夏侯战一死,他必须要担负起家族的使命,这样一来他在修炼上一定会受到大大局限。

    另外眼看着弟弟身死,而他却不能营救,他对梦瑶已经恨到了极点。

    但是学院执意保全梦瑶,而夏侯家和学院间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如今天玄不退步,梦瑶不能杀,他就把所有的怒火,都转到了天玄头上。

    听到贱人两个字,天玄眼神顿时冷冽起来,龙有逆鳞,触之比怒,而在天玄心里,梦瑶就是他的逆鳞!

    “夏侯言,你废话还真是多,我说过他该死,他就是该死,而且死的好,死的漂亮!”

    呼~

    夏侯战身死,夏侯言这个当哥哥的本就伤心欲绝,现在天玄一番话彻底激怒了他。

    他衣袍无风自动,无形气流如同声浪,一圈圈扩散开来。

    “畜生,你再敢说一句我弟弟的不是,我活劈了你!”

    天玄不屑一笑,今天来了他就没想着回去,别说骂了,就算把夏侯战拉来,他都敢上去在砍上几刀。

    “你弟弟人渣一个,活着只会浪费。”

    “够了,你得死,你得死!”天玄的藐视,加上弟弟身死带来的悲疼,夏侯言瞬间爆发了。

    话落,夏侯言一步踏出,青色的灵力顿时弥漫开来,逆天境独有的威压也是瞬间席卷全场。

    见夏侯言暴走,那弥漫而出的灵力,就像是一条条无主的疯狗,遇谁咬谁!

    天玄眼神一凛,那青色灵力,虽然不是单单针对他一人,但是青色的灵力洪流,也不是自己能抵挡住的啊。

    天玄虽然是脱胎境,但是他灵泉内的灵力,全部被脑海深处的伴生灵兽强行吸走,此时他和一个普通人也没有什么区别。

    灵力弥漫而来,经过天玄身周的时候,他全身上下好像是无数把小刀在乱割一样。

    双腿用力,他要想躲开扑来的灵力洪流,可是在夏侯言威压之下,他尽然连脚都没抬得起来!

    逆天境威压,若是他体内灵力充盈,或许不算什么,但是他现在身无半丝灵力,想要移动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望着不远处的天玄,夏侯言眼神里充斥着浓浓的恨意,“废物,我弟弟身死你得陪葬,还不给我跪下。”

    这时在夏侯战心里,天玄侮辱了自己的死去弟弟,就理应跪下忏悔,直至得到逝者的原谅!

    话落,夏侯言浑身气势再度攀升,浓浓威压再次暴涨。

    属于逆天境的气势和威压,向着不远处的天玄爆掠而去,青色的灵力更是肆无忌惮席虐开来。

    这时候,偌大的高台回荡着夏侯言的声音,场下众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现在台上的一切那是什么比拼,根本就是单方面的碾压吗!

    场下外围,几名二十多岁的少年少女,站在那里笑看着台上的一切,他们依靠在柱子上显得很是从容。

    “呵呵呵,夏侯言气的不轻啊,逆天境的优势全搬出来了,看来没什么悬念了啊。”

    几人中唯一的一名女子头戴面纱,那黑色的面纱遮住了她的五官,少女掩嘴轻声一笑,道:“神之宠儿,多么耀眼的称号,那份从容一如从前啊,可惜今日要殒落喽。”

    “丢卒保车,天玄如依然远超常人,但是学院竟然放弃了他,内幕多多啊。“

    “脱胎境接逆天境三招,就算天玄在怎样,他今日凶多吉少啊。”

    。

    威严迷茫,灵力肆虐,天玄站在不远处苦苦的支撑着。

    逆天境的威压,他根本无法承受,这时他身上好像背负着一座大山般,双腿开始打晃起来,照这样下去他也坚持不了多久,就会双膝跪倒在地。

    但是在天玄的信条里,跪天跪地跪父母,但是自幼就是孤儿,现在天跪不得,其余的更是免谈。

    “跪?你也配!”

    虽然心中万般不愿,但是那恐怖的压力,根本不是他能坚持住的。

    威压吗?还真是磨人!

    几个呼吸间,天玄的腰背一点点弯曲,双腿也是渐渐的叠拢,由过度的压力,他浑身毛孔溢出淡淡血色。

    天玄自己清楚,跪倒,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现在的天玄,就好像是凡人在抵抗神威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能动,只能默默的承受那恐怖的威压,直到双膝跪倒在地。

    “夏,侯言。尔等,就,就,这点手段吗,你,你,你,和你弟弟一样,皆是废物!”

    “呼呼呼!”

    天玄重重的喘着粗气,这时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

    双腿弯曲,双手支在双腿上,汗水顺着背脊流淌,渐渐的打湿了他的衣衫。